Edi Wang

Essays 26


毕业生码农防坑纲要

进公司1.5年了,被坑无数。简单整理了一下防坑纲要,已警后人,尤其是毕业生。这些事情也不都是发生在我身上的,做个总结而已,此事不宜在网络上细说。 1. 帮个小忙 如果有人要你过去帮个小忙,我是指,去某个项目里,作为“外聘”帮个“小忙”。请务必非常慎重,因为你很有可能就“一去不复返”了。记得刚进公司不久,我有一位同学,就因为表现比较出色,被提前拉去一个项目组帮了个小忙,结果这个小忙一帮就帮到现在,帮到连部门老大都走了。并且,那时候我们还算是实习,甚至不是“试用期”,但如果你不幸被帮了小忙,很可能就得每天加班了。实习加班是毫无任何福利的。前一阵子我也被帮了个小忙,结果经常被做无意义的需求,和被别人的bug debug,每天为了证明自己的清白在代码里找证据,非常不愉快。 2. 会和不会 毫不客气的说,大多数的毕业生毛都不会。如果你比他们厉害,请尽量装作不会。如果你不幸会的比较多,那就会有...

Programmer 公司

写在《大地的裂变》尾声

又是版本末,CTM后们依然在世界频道里刷着自己的下限,骂得不亦乐乎。几个老玩家看不下去插了几句,却被骂适者生存,不适者滚蛋。70后的老玩家被85后说滚蛋,多么悲愤的一幕。这就是CTM后的时代,一个大脑和大地一样裂变的时代。 我独自在冬泉谷做着任务,这是博学者成就的一部分。忧伤的音乐和冬泉谷特有的淡紫色的世界让我回想了很多。上一次在这里做任务的时候是2年前,那时候的我50多级,来冬泉谷是和一个练级时遇到的血精灵姑娘一起做任务。那时候旧世界还不能飞,我还记得我从费伍德森林寻找入口,骑着科多兽一路闯怪的样子。那时候的科多兽还是60%速度的,而现在310%的飞行速度让我们忘了欣赏沿途的风景。我还记得,那个可爱的血精灵小妹妹的身影,还记得圣光洒在身上的感觉。而如今,我已一身ctm紫装,可是当再次踏在这淡紫色的雪地上,心中只有一阵酸楚。 作为一个70末的玩家,我经历了2次时代的变迁,也见证了国服最...

World of Warcraft CTM

《巫妖王之怒》回忆录(三):尾声

在WLK后期,网易为了抓紧时间开大灾变(虽然官方没有正面承认),加快了开BUFF的进度,以至于最后每周都会给ICC开放5%的BUFF,即血量、伤害、治疗量等属性的加成。当然,当年还有个“王座之寒”的DEBUFF,这是到CTM之后才取消的。按照正常的策略,BUFF应该是每月开一次。网易之所以如此心急,是为了早日和世界同步。因为我国的变态制度,WLK拖了1年8个月才开,所以CTM也延后了。现在每周开一次BUFF意味着CWLK会更加短命,大家也意识到了国服CWLK即将谢幕的事实,这也让我更加珍惜CTM前的时光。 因为BUFF开了,所以打ICC越来越容易了。我在WLK后期也有了一个10人固定团。第一次打是在世界频道随便喊的10个人,也就是一般的野队,不是刻意去组的固定团。不过我们的配合相当好,进度非常顺利。于是团长就希望我们能成立一个固定团,大家也都同意了。团长是个猎人,叫做“歪歪小天尊”。...

ICC World of Warcraft WLK

《巫妖王之怒》回忆录(二):往事

因为团长一直叫我破烂,或者破熊,每次分装备,YY里都会喊:“破烂,你要么?”……所以我花了一张点卡,把名字改成了傻大熊。这个名字一直用到现在。 当年的达拉然是联盟和部落在诺森德的共同主城,和TBC时候的沙塔斯一样,是中立安全的主城。每周的周常和每天的日常都可以在达拉然接到。其中有个是钓鱼的日常,基本就是要你去索拉查盆地、冬泳湖、达拉然下水道或紫罗兰监狱做钓鱼任务。 达拉然的钓鱼日常有很多成就,其中最蛋疼的一个就是在达拉然喷泉里钓到所有种类的钱币,我在等组的时候一般都会顺手做一下这个成就,日积月累,终于还差最后一个了,可惜最后的这个至今还木有。 钓到的钱币有铜币、硬币也有金币。这些钱都是各个魔兽人物在达拉然许愿的时候投的。钱币上的黄字是他们当时许的愿,有点意思。比如阿尔萨斯的金币: 之后这个凉快的座位一坐就是8年。 在做下水道钓鱼任务的时候,有一定几率(很小)钓到一只老鼠宠...

WLK 回忆 World of Warcraft WLK

《巫妖王之怒》回忆录(一):回归

接上篇《WOW,记忆中的那些欢笑与泪水(完结篇)》。 我从提瑞斯法转服回归基尔罗格以后,心里有些难受。犹如噩梦初醒,再次回到现实中,回到原本属于我的地方。从前的一幕幕在我脑海中飘过,外域、沙塔斯城、祖尔格拉布、北风苔原……。我打开好友名单,寻找我曾经的朋友们,可惜有些人已经加不到了。我想起了转服前的晚上,还有前几天在幽暗城碰到的血精灵妹子,她的信让我心头很暖。还有情人节的时候一个人做探索者成就时碰到的美希希圣骑士妹子,现在再也没机会和她们一起玩了,她们都是好人。我的包包里,还有前一天晚上随波妹子送给我的宝石,看着那颗赤玉石,我突然觉得自己是不是有些残忍,然而,一切已经晚了。 转服之后我起了一个新名字,叫做破烂熊。回来之后第一件事是找到以前的公会。加我的是D妹,我转服以前的朋友,他仍记得我最早的名字,TBC时候的那个小德——得得吉。直到现在他也习惯这么叫我。也许最初的名字最亲切吧。 我...

WLK 回忆 World of Warcraft WLK

网站建设的一些体会——技术背后的思考

1.极致的高深就是简洁 我是今年六月开始我的毕业设计的,这个项目是对我大一时做的个人网站进行重构,算是个维护项目。刚开始时,我就预感到这是一项艰巨的任务。首先,在用户界面上,我需要创作一个新的形象。大一时设计的旧版界面已经略显过时了。在新版面的设计上,我不想给访客留下诸如“简陋”——设计的过于简单,或“华而不实”——漂亮但不中用的印象。我研究了国内外许多网站,最终体会到一个事实——极致的高深就是简洁。所以设计的大方向已经确定——尽量减少页面元素和装饰,通过科学的排版体现信息的本质。一个经久的设计一定是简洁的设计。同年微软针在Windows8 BUILD大会展示的Metro界面也印证了这个未来的设计趋势。 对于我来说,我是学计算机的,没有专门学过视觉设计,因此我购买了许多UI设计类的图书来学习。但至今,我并没有对自己的设计感到满意。我已经发现,“极致的高深就是简洁”其实更侧重与人的素养,...

人生 哲学

WOW,记忆中的那些欢笑与泪水(中)

接着上篇讲起。 好不容易68级了,大告诉我可以去北极做任务了(在那之前不久开了WLK)。于是我从奥格瑞玛做飞艇来到了北风苔原。结果又是一段惨痛的回忆啊…… 刚到北极的时候,我发现自己不能灰了!郁闷。听大说要77级才可以学寒冷飞行,而且貌似要5000G(暴雪太黑了)。于是我只能掏出当年第一次刷STSM就出的瑞文戴尔战马来用(我的坐骑运是相当的好)。 北极的怪物好厉害的,而且低等级过去动不动就引到3、4只,然后我就去了。任务奖励倒是挺丰厚的,经验、钱、武器至少都对得起我一次次躺地板的辛苦。 很早就听说60级就可以带YY了,我看看自己都已经68了,觉得刷个YY应该不在话下。正好有个朋友的小号要带,于是我就去了。然后又是一段惨烈的回忆…… 因为我不知道YY的内部结构,所以拉怪的路线有点问题。试了几次之后,终于发现了一波流的拉法。忽然想起以前Ruby Chou带YY的时候,我们铁门外的...

WOW World of Warcraft

WOW,记忆中的那些欢笑与泪水(完结篇)

那会儿,我的GS还不够进ICC。没人组我,只好找找10人的声望队。一天早上,一只叫“右半边的羽翼”的牧师在喊声望队来T,我就顶着我那只小脆 熊过去了。和我们一起刷声望的其他人,很多也是因为副本没人组,无奈才过来,所以大家都没有经验,只能开YY打。时不时有人踩到陷阱、ADD到小怪……。 就这样,为了拿到MT的戒指,我一路辛苦地承受着。 她的DK号叫做随波心动,不太说话,一开始我以为他也是宅男。后来听了YY的声音才发现她其实是只妹子,人也不错,她比我大,是姐姐级别的。我和她刷了好长一段时间的声望团,终于拿到崇拜声望的戒指了…… ICC 开了以后,每天可以排随机副本,赚2个冰牌子。如果有T或者奶天赋的话,副本可以秒排。所以我经常带着小J去打随机。渐渐地,我养成了一种习惯,每次上 WOW第一件事,就是看看好友列表里小J是不是在线,然后组她一起去打日常。这是除了公会活动以外,唯一能和她在一起的办...

ICC WOW World of Warcraft

WOW,记忆中的那些欢笑与泪水(下)

还是接上篇。我GS有4000之后,大带我去打了次TOC。也就是当年老大每天晚上都要打的那个本,其实看都已经看腻了。我不太喜欢这个FB,但为了提升装备,必须去打。当时那个团已经基本是无需求了,所以只要我能用的东西都是我的了,所以我4000进的本,4300出的本。第一次打 这个还蛮开心的。不过毕竟是第一次打,做的水事也不少。开打之前大帮我说,千万不要被冰吼撞死。后来我的确没有被冰吼撞死,因为在冰吼出来前,我就已经死了……其实80之后,我也没在大的服务器玩多长时间。那时候我也不满足活动的条件,练呆也没什么意思。正巧那会儿,我的一个小学同学(美女哦)找我修电脑,闲聊中我了解到她和她的服还有她的公会都不错,而且公会缺德(缺少德鲁伊职业),于是,为了一个错误的决定,我转服了 …刚转过去的时候挺鸡冻的,第一次和认识的小姑娘一起WOW,我曾经充满希望与愿景……曾 经天真的以为可以有人一起陪我奔向还未走...

TOC WOW World of Warcraft

WOW,记忆中的那些欢笑与泪水(上)

我玩的游戏很少,也很少玩游戏。第一个玩的真正意义上的游戏是CS,但上了大学以后很少有人陪我玩了。对于《魔兽世界》,高中时就已听说,但没有亲手玩过。于是,去年的这个时候,一时兴起,问Ruby Chou拷了个WOW客户端(已经是TBC时代了),注册了我的第一个WOW账号,开始了我的艾泽拉斯之旅。对于WOW,最早还是有点抵触心理的。毕竟我国CCAV等新闻媒体,在污蔑和诋毁国外先进文化上,还是做的比较到位的。像什么铜须门、玩WOW自杀、他杀、杀他、抢劫、QJ、吸毒、放火之类的,一直有所耳闻。对此也比较谨慎。然而,凡事都得自己体会过才知道。刚开始玩WOW不久,就被艾泽拉斯这样一个神奇的世界吸引了。我其实是剧情控,也是边玩WOW边了解剧情的。确实如大家所说的那样,WOW的剧情绝对是史诗级别的。从没想过,一个网络游戏,能够有这般文化底蕴。我的第一个角色,是个血精灵圣骑士。同学说那是当年的最强职业,不容易...

WOW World of Warcraf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