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天,我在电脑上做着交大附中浦东实验高中的徽标,心中有些许难过,看着新徽标,我知道,浦南中学,真的从此消失了。还记得一年前,我们还在为新校区憧憬,但一年后,浦南中学却突然合并了,走得那样朴素,毫无声息,她没有留下别的什么,除了回忆。
    我来浦南,是2005年。记得开学前,我到浦南中学实地考察,还没踏进校门,我就失望了,她远远不如我的初中建平实验中学,校门也没有其他学校那样气派,而且也就豆腐干大的一点地儿,连个像样的操场都没有。大概是习惯了豪华的学校,一开始我很不喜欢浦南中学破烂的环境,都恨自己中考没考好。
    慢慢地,我认识了我的新同学和老师。我的新同学们给我的感觉十分和善,每个同学都可以成为好朋友。我最喜欢的,是浦南的老师。他们都非常和蔼可亲,从来不会不择手段地责骂学生,每天布置的作业也很少。老师的教学水平也许比不上那些重点中学,但最可贵的,是浦南老师给学生营造的轻松快乐的环境。所以,在浦南读书,很开心,很轻松。
    我进浦南时,就有消息说,浦南要造新校舍,前几届的学哥学姐都说,直到到他们毕业了,还没有开工。不过这样的好机会让我们遇上了,新学校的确开工了。我想,浦南有了新校区,就应该可以成为重点中学了吧。为了换到新校区,浦南的旧校舍在高二暑假期间拆除了,改为了停车场。高三一年,我们是在振华临时校区度过的。我还记得那天,当我在浦南网站上发现新校区的效果图时,激动的那份心情,虽然我们这一届可能无缘新学校。
    可是,命运太会捉弄人了。浦南,只是一张牌。新校区被建平拿走了,突然之间,一切的美好憧憬化为灰烬。所有为此期待过的浦南人,只能无助地看着,等待命运安排浦南的未来。
    新学校的名字叫做“交通大学附属中学浦东实验高级中学”,大概是全中国最长的名字了。浦南,艰苦了那么多年,好不容易要有新校区了,却被建平集团拿去了,现在挂上了交大的牌子,那么响亮,我们曾经的浦南人应该高兴吧?可我们却怎么也高兴不起来。因为,不管多么响亮的名称,多么豪华的硬件环境,我们都不要,我们要的,是那个集体,那种平易近人,朴实无华,友好纯真的感觉。
    还记得,和同学们一起嬉戏的曾经,那段美好的时光。中午和几个好朋友一起吃校门口的“不洁食品”;和同学们一起学农;还有一次次班会活动。那是我们都回不去的从前。我最美好的记忆,正是高中的那段时光。可是,美好的事物总是显得那样的短暂。
    2008年年初,南方遇到了罕见的大雪。洁白的雪花飘落在振华校区的操场上、屋顶上,寂静了一切。这是我们毕业前的最后一场雪,也是落在浦南中学的最后一场雪……
    如果不是浦南的合并,也许我和其他浦南人一样,不会有如此感慨。但,人,大概非要等到失去了,才能懂得事物的价值,才会去珍惜。浦南中学,用它的朴素和纯真感动了我。我在浦南中学学到的,不仅仅是知识。我明白了,一个好学校,不需要多美完美的硬件去点缀,只要有良好的校风;一个好老师,不需要多苛刻的手段,只要有对学生的爱心;一个好学生,不需要多高的分数去证明,只要有优秀的素质。
    如今,一切已不复存在,我们仅有的一小块沉浸着美好回忆的地方也变成了停车场。我们再也看不到,即使是那陈旧的课桌椅。多想再回味一番那豆腐干大小的地方,那浅红色的教学楼,那充满欢笑的即便是水泥地的操场,那一间间教室,那浦南中学的一切。

汪宇杰
2009年7月2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