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会儿,我的GS还不够进ICC。没人组我,只好找找10人的声望队。一天早上,一只叫“右半边的羽翼”的牧师在喊声望队来T,我就顶着我那只小脆 熊过去了。和我们一起刷声望的其他人,很多也是因为副本没人组,无奈才过来,所以大家都没有经验,只能开YY打。时不时有人踩到陷阱、ADD到小怪……。 就这样,为了拿到MT的戒指,我一路辛苦地承受着。

她的DK号叫做随波心动,不太说话,一开始我以为他也是宅男。后来听了YY的声音才发现她其实是只妹子,人也不错,她比我大,是姐姐级别的。我和她刷了好长一段时间的声望团,终于拿到崇拜声望的戒指了……

ICC 开了以后,每天可以排随机副本,赚2个冰牌子。如果有T或者奶天赋的话,副本可以秒排。所以我经常带着小J去打随机。渐渐地,我养成了一种习惯,每次上 WOW第一件事,就是看看好友列表里小J是不是在线,然后组她一起去打日常。这是除了公会活动以外,唯一能和她在一起的办法。

打这些副本也 不在于什么体验,都是为了牌子,基本上十几分钟就碾压完了一个本。不过对我来说,能和她在一起,就算是每天短短的十几分钟,就算只是为了牌子而打个副本, 也已经满足了。就算大部分时间,和她走在一起的人不是我;就算好友栏里,他们的地点总是一样;就算他们是一起上线,一起下线;就算YY的某处加密频道里总 是有两个人……

她想要刷白鸡坐骑。我听说她曾经同时开出凤凰和白鸡,但都被别人R走了。那天她带我来到奎尔丹纳斯岛,这是个美丽的地方,我 虽然没有体验过70年代这里的热闹,但不难想象破碎残阳下昔日的辉煌。刷白鸡要英雄难度的魔导师平台。我作为一个TBC后,连普通难度的任务都没做过,也 进不了英雄本。无奈只好日后再刷。

为了能陪小J一起去,我进了普通难度的导师平台做任务。这就不得不再说说我的红手了。第一次去,虽然没完成任务,但开出了凤凰宝宝!最想要的宠物直接到手~成就和宠物一起跳~

我的红手确实给了我不少惊喜。当年第一次刷STSM直接摸出了瑞文戴尔的死亡战马。刷宝库,直接出了大象,96点ROLL到。唉,只可惜啊,机械路 霸这个东西是开不出来的。要载着妹子去兜地图,还是路霸比较拉风,毕竟是金钱的象征。这年头,Roll品不算什么,大象只是狗屎运,有钱永远是王道,就算 现实中没钱,游戏里也得有钱,有了钱,才有门,才可以让现实中的人千里把B送(鸡舞团玩家发来贺电)。

话题说回来。后来魔导师平台的任务在XB的帮助下终于完成了。之后我们经常去帮小J刷这个副本。但大概是因为人品值不够,总是不出白鸡。我陪她去的最后一次又出了个凤凰宝宝,还算没有白来……

再来说说活动。死神公会不开TOC活动以后,就只有开荒25ICC一个活动了,这也是杯具的开始。我们的小公会总是很难准时组满人,每次活动也就等 于便当前4,没开BUFF前,一直都是前4,还不如外面的野团。渐渐地大家都失去了信心。后来活动就越来越难组人了,好几次都只能记一个集合分和结束分然 后解散。

要说原因,大家心里都清楚,但有些问题始终改不掉。我依旧是没资格去评论人家,我不是WOW老玩家,我也不是公会老成员。我说的话不是被无视,就是被鄙视,要么是被当笑话……

好几次我都想退会,甚至转服回去。我同学也一直劝我不要在这个没希望的公会呆下去了。但只有我自己知道,我为什么还没放弃濒临灭绝的希望……

其实,每个MT都有一个想要保护的人。我知道这句话放在我身上有些讽刺,现实生活中我什么也不是,我什么也做不了,我可笑,我没资格,我没经验,我不成熟, 我甚至没有一张能说会道的嘴,也不懂得如何去照顾别人。我只想,在虚拟的世界里,能够找回一些已经被现实所遗弃的东西。

诺森德的冰雪不曾让我感到寒冷,冰冠堡垒的亡灵也未曾让我恐惧。唯有来自内心深处的声音才让我真正心寒。本想玩个游戏而已,没想到却深陷其中。这大概就是CCAV所说的沉迷吧。是的,我沉迷了,沉迷的不是装备、不是等级、不是G……

我有时候真恨我自己为什么那么忙、事情那么多,不像别人那样总是有时间打WOW,不仅有时间玩自己的号,还有时间帮别人上号,可以帮别人打G团、做任务、跑 成就。别人可以整天开着YY,和各种妹子聊天,忙得不可开交,过着看似颓废的生活,而得到的却要比我实际的多。而我所忙的那些事情,或许可以给我带来名誉 和荣耀,但光环的背后,又有什么呢?

后来,公会活动改时间了,我也没办法再参加活动了,这次,我终于可以安心离开了。离开,这个本不属于我的地方。再次回到,没有她的地方。我本不属于这里。

传送到月光林地,我见到了我的德鲁伊训练师,这次我不是来学习法术的,他已经教给了我所有德鲁伊法术。我更想和他谈谈人生,但他什么也没说,总是静静地站在这里,作为游戏中的NPC,他能做的也就那么多了。留下的问题,只能让我自己来冥想。

永夜港依旧是那样的宁静,艾露恩的月光下,有一种远古的智慧,让人沉思生命的意义。我们的人生就像向日葵那样,永远向着太阳,直到夜晚才低下头,那时候才 是真正的自己吧。望着月神湖上泛起的点点星光,我意识到,我不该帮这个世界有太多瓜葛,也许这就是自然选择的结果,也许真的像那次聚会上人家讥讽我的一 样:德德啊,今天来的这些人都和你无关。

我追求着的,忙碌着的,突然变的那样虚无。什么装备、GS都只是伪装,什么成就、坐骑都只是虚荣。为什么这个世界是那样不公平?我们劝自己想开点,也只不过是弱者在假装让自己坚强。外表越坚强,内心越脆弱。逃避吧。我只想回归属于自己的翡翠梦境中,原始而纯净……

晚上,来到奥格瑞玛,还是在这个地方,给这里值得交往的那些朋友写最后一封信,包括小J,但我知道收到信件的往往不是她本人,有时真够讽刺的。在这浮华的年代,还有多少人会去写信呢?

我想起了几天前在幽暗城碰到的一个血精灵小姑娘,她正专心冲着商业技能,我免费带她刷了几把血色,然后给了她学技能和买坐骑的钱,这对我来说不算什么,无非就是每天收入的零头,然而对于一个小号已经是很多了。转服前一天的晚上,我收到了她的信,只有短短的一句话,却让我心头感到无比温暖。

唉,现在还有多少人,愿意帮助一个不认识的人呢?你们说我无聊也好,说我烧点卡也好,说我神经病也好,我只是想帮助一下刚玩WOW的小号,因为我体 会过当年练级的时候的艰辛。我不像你们,我不是妹子,没人会包养我,我不是人民币玩家,不花钱就没人肯带。大号们都忙着打G团、开YY调戏妹子,谁高兴去 为一个不认识的小号花时间呢?当你们使劲掐算着DPS,无情地踢掉团队里和你并肩作战的队友,分着他们的钱时,我觉得你们已经和奴隶没什么两样了!你们为 了点钱,在YY里那兴奋的叫声,真让人感觉恶心!在这个认GS不认人的时代,你们所谓的快乐,大概只有金钱和装备了!还有那些拜金女,只要有肯包养,就是 好男人吧?在现实中你们做不到的,在这里都让你们实现了,冷笑。难道你们想让这个世界,也在你们手中变得和真实世界一样冷酷,一样让人厌恶吗?

城里依旧人来人往,灯火下一个个忙碌的身影,依然对周围不屑一顾。我来到银行门口,还是那个邮箱旁。记忆的片段又一次浮现在我眼前。那两个,为了友情,曾经站在这里跳舞的身影……

正好,随波也在奥格瑞玛。我把她喊来。然后,送给她最后的礼物,就像芒果一刀当年对我做的那样……

她 给了我一颗赤玉石。我将它和那11条美味风蛇一起,永远存在银行里。以后再苦,再穷,我也不会卖掉这两样东西。它们是无价的。昨天看了《我叫MT》第4季 的第4集,呆贼的那块白字盾牌,一个朋友的纪念。我想,许多年后,当这颗赤玉石变的不值钱的时候,我依然会保留,这一份纪念。

“珍贵的东西,就是让你舍不得丢的东西”……

能够在这不幸的时代认识一些值得交往的朋友,也是我的幸运吧。

然后,下线,办理转服。按下转服按钮的瞬间,不知道是感到解脱的快乐,还是感到不舍的叹息。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