接上篇《WOW,记忆中的那些欢笑与泪水(完结篇)》。

我从提瑞斯法转服回归基尔罗格以后,心里有些难受。犹如噩梦初醒,再次回到现实中,回到原本属于我的地方。从前的一幕幕在我脑海中飘过,外域、沙塔斯城、祖尔格拉布、北风苔原……。我打开好友名单,寻找我曾经的朋友们,可惜有些人已经加不到了。我想起了转服前的晚上,还有前几天在幽暗城碰到的血精灵妹子,她的信让我心头很暖。还有情人节的时候一个人做探索者成就时碰到的美希希圣骑士妹子,现在再也没机会和她们一起玩了,她们都是好人。我的包包里,还有前一天晚上随波妹子送给我的宝石,看着那颗赤玉石,我突然觉得自己是不是有些残忍,然而,一切已经晚了。

转服之后我起了一个新名字,叫做破烂熊。回来之后第一件事是找到以前的公会。加我的是D妹,我转服以前的朋友,他仍记得我最早的名字,TBC时候的那个小德——得得吉。直到现在他也习惯这么叫我。也许最初的名字最亲切吧。

我想起了以前他带我去刷老虎,虽然没有出,79的时候和他一起做节日任务,刷无头骑士,练级的时候也是他陪我聊天。现在我再次回到以前的公会了,可老面孔少了,突然心里有种说不清的感觉。看着公会里欢迎我回归的消息,我本该高兴的,可是我却没当初转服以后的那份激动了。

我回来的时候,带着一身好装备,GS5919当时不算低,于是直接加入了公会团参加活动。同样的副本,身边却不是曾经的那24个人了。现在的工会相比以前要强力很多,指挥也非常专业。并且,现在我不许要为了小J而分心,这让我更加专注于完成T的任务。

回来不久后,我就发现我们服有人做掉了成就龙,太犀利了。这时候我们团连鲜血议会都没开掉,别说打英雄难度的成就了。

当年除了ICC,还有很多团队本可以打,比如TOC,那时候是有周常的,就是一个礼拜做一次的任务,在达拉然可以接到。好处是换几个寒冰牌子。TOC很简单,团也是随便组就行的。转服回来以后,很少碰到以前认识的朋友,不过有一天打TOC的时候,团队里突然发现了一个熟悉的名字:追风叶。时隔这么久,见到一个老朋友,我无比激动。我和他聊了很久,聊他当年带我刷ZUL,聊WLK时候的重逢,聊我转服的悲剧,曾经的一切。

当年的魔兽世界,还有一个经久不衰的业务——带刷小副本升级。尽管WLK改版以后,不能卡无限刷的bug了,现在1个小时刷5次就会爆本,也就是不能再进副本了。不过还是有很多不高兴自己练级的小号选择带刷。我有空的时候也会去带几次影牙城堡和血色修道院。那时候影牙的老大是阿鲁高,他养了很多狼崽子,刷怪的经验非常多。还有一个怪叫做盲眼守卫奥杜,他有一定几率掉落一根叫做“奥杜之杖”的法杖。现在的CTM版本里,影牙城堡改了,只有最终BOSS才会掉这根杖。其实奥杜之杖原本没什么特别,不过自从《我叫MT》播出后,它就因为小德的一句“奥杜之杖,又粗又硬”出名了。我带影牙的时候,也喜欢给自己收藏一把。久而久之,银行里就全是奥杜之杖了……

当年在冰冠冰川每天还有很多日常,都是地图任务,抓狗头人、杀冰龙、骑马作战什么的,如果你运气好,可能在逛地图的时候发现某些稀有精英。如果你把北极的稀有精英都杀一遍,是有成就的。很可惜我运气不够好,一共只杀过三个,下面的那个只见过一次。

4月末是复活节,那年是我第一次做复活节任务,运气不错开出了个兔子宠物。任务还送了一个物品,可以把别的玩家变成兔子。所以打副本休息的时候总是会见到满地板的兔子。

当年的奥格瑞玛没有现在那么宏伟,进门正面是银行,右手边是拍卖行。因为达拉然城没有拍卖行,所以做生意的基本都在奥格瑞玛往返于银行和拍卖行之间。有一次我刚买完东西回头走出拍卖行时,正巧看见了一个叫“穆美女”的血精灵牧师妹子,顺手就变了她一个兔子。于是我们就聊了起来。穆美女是之前一起打过TOC的妹子,双天赋都是治疗,职业奶妈。她给我的印象很文静,不像别的魔兽妹子那样喜欢在游戏里发嗲犯骚。其实我一直对牧师妹子有种特别的好感,牧师是神职,每当代表圣洁的白色出现在团队框架中时,作为MT的我总是格外有信心。和穆美女聊上以后,我们成了好朋友,因为各自的工会团都要打ICC不能碰头,所以我们每周都会在一起打TOC团,那时候的感觉,真的很好。

以太空间的活动都是人满为患的,不像前面那个服的小公会总是因为组不齐人而解散。所以每周二、三晚上参加公会活动一定得提前上线报名。有时候我回寝室稍微晚点,就只能替补了。虽然我是T,但以太空间从来就不缺T。替补的时候我只能在副本外面采药、钓鱼,YY里要随时待命。至于采药,倒是有个好去处。冰冠冰川的西南方向,是索拉查盆地,它是泰坦的试验地,遍地都是草药。中间的河流之心是做钓鱼日常的地方。阳光角度好的时候,河流上面是有彩虹的。这个地图绝对是诺森德最安逸的地方,所以替补的时候,我一般都会来索拉查盆地闲逛。

有一次我正在采药,突然看见前面有人在天上灰,一定是和我抢草药的。选中目标一看,居然是穆美女!没想到那么巧,她也没活动,在外面采药。于是我果断上去喊了她。我想起了前几天听说的索拉查盆地有一个彩蛋,是在某个湖泊中心有一段神秘代码,似乎和美国某电视剧有关。正好我们两个都无聊,我就带她一起去看这个彩蛋。这种感觉正好,我一直想在WOW里找个能结伴同行的人,就像《我叫MT》里的那样。可惜,那个WOW已经渐渐远去了。每个人都在忙着打副本,刷装备。也许世界已经忘记了一些比装备和金币珍贵的东西。

WOW里的每一天似乎都是同一天,有时候会渐渐觉得无聊,满级后的那些日子里,每个CD就重复打那几个副本。达拉然城每天都在喊ICC团、TOC团,人来人往的主城渐渐有些烦躁。我经常想起了当年练级的时候遇到的一位朋友——芒果一刀。那位寄给我美味风蛇的朋友。转服过去,又转服回来,我的银行里始终存放着当年他给我的那11条美味风蛇。

也许惊喜总是在出乎意料的时候发生。平静的一天,我在TOC门口拉人的时候,打开好友列表,突然看见芒果一刀在线,他74级,在打蜘蛛本。看来的确已经AFK很久了,可能也不知道我转服的事情。于是我就和他聊了起来,当然,也没有心思认真打那个TOC了。

那天,我们聊得很开心。我也很高兴地带他刷副本升级,忘记了时间……

“珍贵的东西,就是让你舍不得丢的东西”。

《我叫MT》里的这句朴实的话诠释了WOW带给我的感受。我不知道现在的WOW还有多少真情,这个世界正在渐渐变得像我们的现实社会一样冷酷,一样功利。我想起了练级的时候,想起了那个见到路人会随手给别人拍BUFF的年代,想起了那一次次辛苦练级的日日夜夜、一次次学新技能后的激动、一次次探索新地图的快乐。而这些,正渐渐被金币和GS取代。

能够交一位朋友,尤其是在魔兽世界里,是非常珍贵的。因为在游戏里,面对虚拟的社会,人才会摘下自己用来应付社会的面具,才会以最真实的一面对待别人。我们虽然玩的是虚假的角色,用的是虚假的货币,但一切都要比现实中那些虚伪的笑容要真实的多。我已经对现实疲惫了,厌倦了,这个连亲人也要像敌人的社会早已让我心灰意冷。我沉迷了,沉迷的不是游戏,不是杀人,不是装备,不是金币。而是现实社会花再多钱也买不到的,最简单的人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