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为团长一直叫我破烂,或者破熊,每次分装备,YY里都会喊:“破烂,你要么?”……所以我花了一张点卡,把名字改成了傻大熊。这个名字一直用到现在。

当年的达拉然是联盟和部落在诺森德的共同主城,和TBC时候的沙塔斯一样,是中立安全的主城。每周的周常和每天的日常都可以在达拉然接到。其中有个是钓鱼的日常,基本就是要你去索拉查盆地、冬泳湖、达拉然下水道或紫罗兰监狱做钓鱼任务。

达拉然的钓鱼日常有很多成就,其中最蛋疼的一个就是在达拉然喷泉里钓到所有种类的钱币,我在等组的时候一般都会顺手做一下这个成就,日积月累,终于还差最后一个了,可惜最后的这个至今还木有。

钓到的钱币有铜币、硬币也有金币。这些钱都是各个魔兽人物在达拉然许愿的时候投的。钱币上的黄字是他们当时许的愿,有点意思。比如阿尔萨斯的金币:

之后这个凉快的座位一坐就是8年。

在做下水道钓鱼任务的时候,有一定几率(很小)钓到一只老鼠宠物。平时钓上来的都是被淹死老鼠,唯独这只特别大。

达拉然的下水道有个竞技场,每天都有很多人在那边比武,也有联盟和部落之间的,但那不是野外PVP,是要插旗的,并且也不能杀死对方。当年买一个竞技场战队的牌子需要200G,现在免费了,坑爹的。而且当年拍竞技场,是要和NPC对话的。NPC是一只地精,现在地精已经属于部落了。

下水道里还有个旅馆,这个旅馆本来没什么特别的,但后来,好像是从3.3.5开了以后,旅店里就经常看见一个红名的NPC妹子,是可以击杀的,但不会掉任何东西。我到现在也不知道她是怎么来的。不过倒是挺漂亮的!

要说WLK时代的多人坐骑,大象和摩托车是最拉风的。大象有三种:宝库门口用300块碎片换的是单人的,宝库抽奖抽的是三人的,还有一个是达拉然16000G买的,不仅有三人座,大象上还带修理、售卖的NPC。我自己只有前面的两只。

在外服,尤其是欧服、美服,玩家喜欢搞一些集体行为艺术,真是又有乐趣又蛋疼。后来有一天,我在达拉然上线的时候,发现我们服也开始搞行为艺术了。达拉然遍地的大象,正在排着队绕圈走,于是我也掏出大象加入了他们。

达拉然主城里是不能飞的,如果你是乘坐飞行坐骑到达拉然的话,在一定时间内会自动取消你的飞机。但似乎双人火箭是个例外。这个火箭是招募战友就有的,在被招募的人花完两张点卡之后就有。我们工会的冰糖璐璐就弄了一个。这个FS妹子是我刚玩WOW的时候就认识的,直到现在她还在玩。

那天正巧在达拉然遇到她,她在水井旁边。说到这个水井,其实是通往达拉然下水道的快速入口,可以直接跳进去,不过你就再也跳不上来了。而且下水道里还有个滑滑梯,可以直接滑到达拉然外面掉下去摔死。看到冰糖璐璐的火箭我激动了,我从来没玩过,于是我让她带我上去玩一下,她很爽快地答应了。这让我有点慌,一般冰糖璐璐都不会这么直接的,这一定有什么阴谋。我想了想,唯一的阴谋就是飞到一半把我扔下去摔死。但哥哥我是个德,从来就不怕被扔下去,哈哈,于是我就将计就计地上去了。

在达拉然骑火箭确实很拉风,很爽。当然,冰糖璐璐确实使坏了,她骑着火箭飞到达拉然最高处,我当然知道她要做什么,心里窃喜,小德变鸟那可是瞬发法术。当年做任务死在半空中的时候就只有德可以复活不死第二次。果然不出我所料,冰糖璐璐在最高处把我扔了下去。我赶紧点击迅捷飞行形态,结果……达拉然……是不能变鸟的!本德直接摔死。

她说我是第二个被她摔死的小德了。没想到哥这样的高端德也失算了。说起当年的德,WLK绝对是德的鼎盛时期。首先是熊坦,血厚得不是一点点,所以一直作为开荒利器,这也是为什么哥当年那么受欢迎,找团很方便。

熊很可爱。在ICC炮艇战的时候,熊的火箭包当年是背在屁股上的,每次打老3,我都喜欢拿着火箭包跳来跳去。熊着地的时候还会弹两下,非常可爱。可惜现在CTM里已经改了,火箭包到背上去了,所以没有当年那么有趣了。

当年的奶德很强力,全部是HOT流,手法很无脑,基本不用读条技能。其实当年所有的治疗都很简单,而且正常情况下不会缺蓝,所以玩治疗的很轻松,现在不行了,CTM太坑治疗。要说当年的奶德有什么特别的,其实本来没什么,只是和CTM改了以后才怀念当年可以变树的年代。奶德的生命之树形态是一直持续的,并且会有两个BUFF,提高治疗量。所以当年有奶德的队伍都能看见小树苗在后面跟着大家走。

德最强大的治疗技能是宁静,10分钟一CD,可以直接把本队人的血刷满。所以当年开荒ICC女王的时候,如果有条件的队伍,可以每队放一个德。P2女王上天的时候轮流开宁静。我们公会就是这样开荒成功的。

我喜欢德鲁伊放宁静时候的感觉。尤其是一个人来到月光林地,在远离世俗喧嚣的地方痛快地拉一个宁静之雨,让无数空虚寂寞冷在瞬间美丽绽放。有时真想哭,这个社会让我们受尽了折磨,却很难给自己的心灵来次宁静,来洗去虚伪的面具,治愈已经麻木的好人之心。

当年本服的PVP战场是东拥湖,它就在达拉然的旁边。每两小时打一次,胜利的一方会夺去宝库的控制权,这样就可以组团打宝库了。打宝库不仅有T10套装,还有一定几率出大象,我曾经以93点Roll到过一只大象,非常爽。我们服的联盟玩家不多,所以每次打冬拥湖,他们都是有BUFF的,一个人十几万血,打出来的也是变态伤害,打联盟就像打BOSS一样。不过总归联盟还是要输的,偶也他们也会赢几次冬拥湖,联盟想打个宝库真不容易啊。

在很久以前,我练“得得吉”的那个年代,我们服有个联盟叫“李师师”,见部落就杀的,非常出名。结果我再转服回来的时候,李师师已经不见了,听说他也转服出去了。不过我们多了个“爱睡觉的小鱼”,这个人类法师经常猥琐在冬拥湖偷袭部落,也被我遇见过几次,每次都打个痛快。

至于跨服PVP,也有非常巧的事情。当年我的一个同学AFK回来继续玩WOW,不过和我不在一个服,他正在玩战士号是别人送他的,叫做“我来做拉面”。结果有一次排随机战场,排到了阿拉希盆地,一看GRID,居然是他。他开了辆双人摩托,这个当年要1.5WG,绝对是高帅富的象征。坐上他的摩托,战场开打,结果当年的战士两三下就死了,根本奶不住……

……WLK时代的记忆还有很多,现在已经是CTM后期了,国服CTM无爱,到处都是整天除了副本就知道吵架的人,实在没有意义。最快乐和难忘的还是WLK时代,很怀念那时候的朋友,尤其是后来几位陪我开荒10ICC固定团的朋友,下篇的主角就是你们。不管现在你们在哪里,祝你们幸福!

下篇继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