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WLK后期,网易为了抓紧时间开大灾变(虽然官方没有正面承认),加快了开BUFF的进度,以至于最后每周都会给ICC开放5%的BUFF,即血量、伤害、治疗量等属性的加成。当然,当年还有个“王座之寒”的DEBUFF,这是到CTM之后才取消的。按照正常的策略,BUFF应该是每月开一次。网易之所以如此心急,是为了早日和世界同步。因为我国的变态制度,WLK拖了1年8个月才开,所以CTM也延后了。现在每周开一次BUFF意味着CWLK会更加短命,大家也意识到了国服CWLK即将谢幕的事实,这也让我更加珍惜CTM前的时光。

因为BUFF开了,所以打ICC越来越容易了。我在WLK后期也有了一个10人固定团。第一次打是在世界频道随便喊的10个人,也就是一般的野队,不是刻意去组的固定团。不过我们的配合相当好,进度非常顺利。于是团长就希望我们能成立一个固定团,大家也都同意了。团长是个猎人,叫做“歪歪小天尊”。他也是主要的指挥。接下来,每周我们都会约固定的2到3天来开荒ICC。基本都是在开荒女王、教授和冰龙。团里的大部分人都没有亲自见过LK,我也是。当年我所在的公会团也是在开荒女王和冰龙。LK我只在网上的视频里见过,绝对是史诗般的战斗,所以每个人都期望着能亲自体验一番。

我在那个10人团里的角色是主T。当T的感觉很棒,因为你是团队的核心,你的队友都会用信任的眼光看着你,你也要为他们抵挡伤害。并且,你要相信你的治疗,一心做好本职工作。另外,当年的插件还不是很先进,甚至WOW程序也有地方没有汉化完全,比如萨隆矿坑在英雄难度下隧道里的那个小BOSS。所以T必须做一些喊话宏以通知队友战斗的状态。换T嘲讽、倒数秒数、交技能等都是必须的。虽然看着累,还要自己按,但那时真的很有乐趣。我对ICC里T的角色非常熟悉,暴雪的各种坑爹设置和BOSS的变态技能我都灭过,灭出了非常丰富的经验,这也是队友信任我的原因,不止一个团队说我是专业T了,哈哈。

还有个T是个骑士,名字比较特别,叫做“你爸爸临死前”。所以WOW里的提示消息就是“你爸爸临死前上线了”、“你爸爸临死前释放了圣佑术,请注意治疗”,略汗。他在YY里几乎不说话,但也相当的专业。

团里还有一个德,叫做“鱼小猫”,很有爱的名字,和我的“傻大熊”正好一对,他是个奶妈。小德都是好朋友,我也特别信任他。在那个奶德还是小树苗的年代,副本里有两个德真是太有爱了。

我们不是十色队,除了德鲁伊,骑士也是重复职业,我们的硬伤就是没有牧师。现在的CTM后可能不了解,当年的ICC对职业的要求是很苛刻的,因为每个职业都会有它唯一的用途,别人是很难替代的。不像现在的CTM后,法师都能开嗜血、DK都能有战复,DPS在旁边玩鸡巴都能过。就拿牧师来说,在ICC时代它是非常出色的治疗,而且耐力BUFF也是十分重要的。没有牧师就意味着我们少了很多血量,有些BOSS不容易打。

我不知道是什么在支持着我们,这个团队居然在少BUFF、多两种重复职业的情况下,进度依然很快。我们不是神,我们有灭过,我把大家T死过,奶妈也把我加死过,但每次灭团,我们都没有灰心,也没有责怪别人,团长也没有骂过任何人。俗话说,要和谐没进度。但我们的团不一样。我们不是金团,不会为了钱去算计身边的队友。我们也不是成就团,不会因为没有成就就破口大骂。我们也不是公会团,没有DKP,用不着,也不需要通过奖惩措施来约束每个人。我只知道,我们在一起的时候很快乐。

ICC打了那么久,什么样的团我都跟过,什么样的人我都见过。大部分的团长喜欢骂人,心态浮躁,急功近利。还有的人喜欢在YY里分享自己的砍人经历和被砍经历。总之那些团让人很不耐烦,只想快点打完拿了东西走人。我很讨厌在WOW里装领导的,这些人在现实中肯定什么也不是,受尽了被领导的苦,只能来WOW过瘾。我更讨厌那些把脏事当荣耀来分享,以体现自己牛逼的人。现实中的痞子,在游戏里就别指望他是好人。在我玩魔兽的时候,WOW高素质玩家的时代已经逐渐远去了。能在这个浮躁的年代遇到一些好人好团,真的很不容易。

我记得我们开荒冰龙的时候,是最困难的。所有的团都是如此。这是LK前的最后一个BOSS,不仅技能很多,要求的跑位也比较复杂,对T的装备也是有要求的。因为是冰霜伤害,所以当年要开荒冰龙的团,都需要给T配冰抗装。这是可以制造的装备,AH里能买到。但穿着冰抗装,虽然冰霜抗性高了,但你会缺少很多其他属性,对于熊T来说比较伤。我买了三件,正好可以抗冰龙。

打冰龙的时候,因为开了反和谐补丁(大陆的你懂的),所以非常带劲。灭了好几次之后,大家的跑位、打冰墓都非常熟练,节奏很到位。但毕竟我们的硬性条件有不足,最后过的拿把实在是惊心动魄——我,主T被冰墓了,骑士T反应很快接住了冰龙,但因为方向问题,冰龙来了个180度转弯,幸好没有吐息和扫尾。这时冰龙还剩一小段血。在这紧要关头,到底是救T还是RUSH赌一把,团长做了个很果断也很明智的选择——所有人直接RUSH冰龙,让我在冰墓里自己看一下。最后,在骑士T还剩一丝血的时候,冰霜女王倒地了,临死她说了句“终于,解脱了”。

打完冰龙,就意味着LK之前的BOSS已全部摆平。那天我们当然没准备打掉巫妖王,但大家激动的心情都是一样的,终于可以亲自登上冰封王座见见巫妖王本人了。于是我们一个个兴冲冲地跑到冰柱中间,传送到了那个向往已久的地方。第一次登上冰封王座,感觉简直太震撼了。冰冠堡垒的最顶端,诺森德之巅,死一般的寂静,甚至连背景音乐似乎都被囚禁在了霜之哀伤里。

我对WLK历史是有研究的。这段若隐若现的音乐原曲叫“O Thanagor”,是一段男童吟唱的旋律,哀伤至极,简直是神曲。最早是在WAR3冰封王座的片尾中出现的,后来在巫妖王之怒开场动画中重制,专辑中叫做《Arthas, My Son》。在外服巫妖王被击杀后,暴雪为了纪念这位魔兽传奇人物,专门发布了单曲《Invincible》(堕落者的挽歌),不知道是纪念阿尔萨斯小时候的坐骑——无敌马,还是寓意阿尔萨斯本人。

旋律中的小男孩,其实是阿尔塞斯的好人之心化成的灵魂。在阿尔塞斯登上冰封王座以后,他发现自己的弱点即还是个人,还有一颗心,能感到爱、感到痛。于是他第一件事就是把自己的心脏切掉了,从此再也收不到好人卡了。他最后的人性化身为了一个小男孩,无助地在寒冰皇冠的冰雪中吟唱着“O Thanagor”,哀婉的旋律让人潸然泪下。如果你认真做冰冠冰川的任务,也会知道,冰冠堡垒的底下有个小男孩,会给你一系列关于好人之心的任务。最后这颗心脏被弗丁一刀砍爆了,于是杯具的小啊就真的没有回头路了,成为了彻彻底底的坏人。

而弗丁手握灰烬使者站在场地正中间。巫妖王一动不动坐在王座上,这个位置他已经坐了8年了,对于国服来说是这样的。王座上方吊着的是他从天谴之门抓回来的伯瓦尔公爵。也就是ICC一开始对话里出现的那位圣骑士,现在已经被巨龙之火虐得面目全非了。

登上冰封王座后,大家一个个兴奋得像个小孩一样。跳啊闹啊,纷纷上去和巫妖王合影。站在王座上往下看,又是另一番感觉,不得不佩服暴雪把这个场景设计的如此震撼。等大家玩够了,我提议一样来了,先打一把看看吧,熟悉一下战斗,为明天的总攻做准备。团长也同意了。安排好站位之后,我上前和弗丁老爷对话,开启了WLK资料片最终的BOSS战。

巫妖王起身,从王座缓缓走下。“怎么,自诩正义的圣光终于来了?我是不是该丢下霜之哀伤祈求您的宽恕呢?弗丁。”

弗丁将灰烬使者指向巫妖王:“我们会让你死个痛快,阿尔萨斯,对于犯下累累罪行的你,这已经是最大的仁慈了。”

巫妖王笑了,紧握拳头,把剑指向弗丁:“让我来亲自告诉你,当一切结束,你将跪求我的宽恕,而我会拒绝你。你痛苦的哀求就是我狂野力量的最好证明!”

“好吧,勇士们,进攻!”弗丁一声令下,带头冲了上去。

“我会让你活着目睹这个末日,弗丁,这悲惨的世界将在我手中重铸,我不想让圣光最强大的勇士错过这一切”,巫妖王将弗丁秒冰在了王座下方。然后转向玩家。

我接住了巫妖王,治疗们开始刷我的血,DPS开始狂抽巫妖王。突然有句话在我脑海中闪过“德德啊,以后巫妖王也是你T”。这是在提瑞斯法服务器的时候,那个工会的会长说过的,他说这话时我也没有想过要转服回来。而现在我已经T到了巫妖王,却不是给那个团T,略讽刺。巫妖王认真地砍着我,并且不停地召唤小弟,我也用娴熟的手法上仇恨,就像一直以来所作的那样,一个T的本职工作,就是面对再危险的挑战也要满怀信心上前。因为第一次打,虽然我们有的人看过攻略和视频,但都没有亲自实践过,P1的死疫直接跳死了很多人,刚进P2的时候,就灭团了。我们第一天的试探性开荒告一段落。因为这周是打得最顺利的一次,所以大家约好了明天继续,开荒LK!

第二天下午,我迫不及待地上线,大家都按约定的时间进了组。我们直登冰封王座。团长分配任务,研究跑位、驱散时机。然后检查BUFF、就位确认,然后一次次上前和弗丁对话,一次次灭……

每次灭团,我们都会总结经验,下一把微调战术,然后再尝试。

有一次在P2结束的时候灭团了,骑士临死的瞬间给我丢了个神圣干涉,保住了我的命,但其他9个人全部壮烈牺牲了。神圣干涉,现在的CTM后可能不了解,这是在灭团的时候救人的技能,被干涉的人会有3分钟无敌时间,并且脱离战斗,但他也动不了,直到把BUFF点掉,所以一般都会干涉能救人的职业。不过这一次的干涉却没达到预期效果,因为P2结束时冰封王座的外围已经崩塌,所有的人都是悬浮在半空中的。我点掉干涉的话,也是直接摔死……

在不断的努力下,我们一次次打进了P3。最爽的是跑黑水和处理瓦尔其。巫妖王的黑水很变态,碰一下就会大一圈,如果站在里面跳,就会更大。所以中了黑水的人只能迅速走开,而不能跳开。这和魔兽世界以往的DEBUFF略有不同,以前玩家经常喜欢跳的。我们跑黑水最爽的一次就是有人跳了个全屏黑水,然后所有人都只能站在黑水里看着团灭。后来经过不断的尝试,跑黑水是没问题了,问题是瓦尔其和灵魂。瓦尔其会把玩家吊起来从冰封王座上扔下去,所以别的玩家一定要第一时间救被抓的人,如果不幸抓了治疗,尤其是奶骑,那多半T的血就刷不上了,十有八九是灭团。10人团容错率低,只要有一个减员,基本就没戏了。而灵魂是更加坑爹了,一不小心就直接把T给撞死了。最后我们是用奶骑开无敌去顶掉的。巫妖王的果然是WLK里跑位最复杂、阶段最多,最惊险刺激的战斗。

那天我们灭了4个多小时,然而我却一点没感到累……

6月初,我去参加了公司的面试,公司通知我月底就要去嘉兴参加培训。那时也正值考试周,这个学期的考试非常重要,如果出什么意外就会有大麻烦,毕竟去嘉兴培训以后,基本就不会再回学校处理学习的事情了。考完以后又得去外地培训,总之就是没办法游戏了。

那时候我们还差3%就可以打通了,原本再等一个CD,开20%BUFF的时候就可以过了。但当我告诉他们我要去培训,不能和他们玩了的时候,他们丝毫没有抱怨,并安慰我工作比较重要。可是我想想,大家努力了8个月,最后却因为我而不能完成近在眼前的胜利,这不得不让我十分内疚与惋惜。临走之前,我向一个最要好的朋友许诺,等我回来,我们一起见证巫妖王的陨落。然而,他没有等到这一天……

2011年7月12日,我们熟悉的艾泽拉斯世界天崩地裂,巫妖王时代终结。大家辛辛苦苦努力了那么就,最终因为我的缺席留下了遗憾,让我倍感惋惜。还记得2010年8月31日,CWLK开服的第一天,几百万人登上了布瑞尔门口从没有飞艇经过的塔楼、我们的天赋点数里终于可以多点10点。2011年1月13日,3.3.5补丁开放下载。这部早在2008年就在全球同步上线(中国大陆除外)的暴雪最成功的资料片,终究还是在这个我们称之为“祖国”的国家,草草了结了。也许正是因为它1年不到的短暂时光,才让人珍惜吧。

去嘉兴培训以后,网络是个大问题,在我好不容易连上网、用红色的延迟登上魔兽世界时,WLK已经不剩几天了。国服WLK最后一天,我打了最后一个5随机本,虽然是最恶心的魔环,但非常幸运地抽到了一只蓝龙坐骑。

我打开O键,在线的好友很少。你们不在。我想给你们发个邮件,却不知道说什么好。

大灾变后不久,你们已经不在了。我跟着一个野团,击杀了巫妖王。在最黑暗的时候,圣光从冰墓中苏醒,灰烬使者斩断了霜之哀伤,无数被囚禁的灵魂喷涌而出,米奈希尔国王复活了所有玩家,最终结束了阿尔萨斯悲惨的一生。本该庆祝,却怎么也高兴不起来。因为在身边的,不是你们……

一年之后,再踏上诺森德的冻土,熟悉的旋律再次响起。看北风掠过龙骨荒野,重拾尘封的记忆。听小溪流过索拉查盆地,想起雨声河畔的欢乐……。曾经的一切历历在目,似乎触手可及,而又无处寻觅。

天谴之门再次飘起了大雪,寒冰皇冠的天空依旧阴霾,曾经喧闹的银色比武场如今已是一片寂静。没有人会忘记,那年银色北伐军和黑锋骑士团攻入冰冠堡垒大门的一刻。

如今,国服的CTM也已经接近尾声了。然而让我念念不忘的,还是WLK时代。那句让所有玩家热血沸腾的话。

“这是我们最后的阵地,今天的一切都将千古流传。不论是生是死,我们都是为了荣誉而战,我们都是为了自由和人民而战!”

我的朋友们,虽然CTM后你们一个个都AFK了,但我不会忘记与你们在一起的日子,那段用友情书写的岁月是我人生中难得的快乐。愿圣光与你们同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