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是版本末,CTM后们依然在世界频道里刷着自己的下限,骂得不亦乐乎。几个老玩家看不下去插了几句,却被骂适者生存,不适者滚蛋。70后的老玩家被85后说滚蛋,多么悲愤的一幕。这就是CTM后的时代,一个大脑和大地一样裂变的时代。

我独自在冬泉谷做着任务,这是博学者成就的一部分。忧伤的音乐和冬泉谷特有的淡紫色的世界让我回想了很多。上一次在这里做任务的时候是2年前,那时候的我50多级,来冬泉谷是和一个练级时遇到的血精灵姑娘一起做任务。那时候旧世界还不能飞,我还记得我从费伍德森林寻找入口,骑着科多兽一路闯怪的样子。那时候的科多兽还是60%速度的,而现在310%的飞行速度让我们忘了欣赏沿途的风景。我还记得,那个可爱的血精灵小妹妹的身影,还记得圣光洒在身上的感觉。而如今,我已一身ctm紫装,可是当再次踏在这淡紫色的雪地上,心中只有一阵酸楚。

作为一个70末的玩家,我经历了2次时代的变迁,也见证了国服最黑暗的时期,现在即将迎来下一个资料片。然而,让我难忘的,并不是副本、金币和装备。而是那团队面板上的那一个个名字、练级时候的那一幕幕,那些还是蓝绿装的记忆,还有我的公会,尽管曾经离开,然而回归时还是那么朴素和温暖。

时代变了,人也变了。快餐化的设定决定了经典魔兽世界的结束。因为众所周知的原因,国服的CTM开的比外服晚很多,但至少是赶上一个时代了。我还记得CWLK后期每周1BUFF的疯狂,这样的快餐真的不好。而CTM一开,整个世界都快餐了。

国服没有灾变前夕,直接开的是4.1版本。刚上线的时候,有很多新设定不太习惯。好不容易才能接受新的天赋树。开服,是辞旧迎新的时候,所有的玩家都迫不及待地跑到新的地图练级。就像当年开WLK时候那样,去诺森德的飞艇都要挤爆了。然而,这一次,我并没有格外的喜悦,因为上个版本我还有未完成的心愿,经典魔兽的最后篇章因为去公司培训的缘故,没能完成,这让我很伤心,我至今仍然感到很对不起我的团队。想着大家开荒过的每一天,一路心连心,给彼此加油,地从冰冠堡垒的入口艰难推进而上,最后到达冰封王座时心中的千言万语。

刚开CTM那会儿,我就发现各大公会的人员变动都很厉害。因为CTM新的公会设计,各个工会合并的合并,解散的解散。虽然在WLK末期开RS时,几大公会就已经开始商讨这些事,但我怎么也没想到人员流动这么大,新面孔要比老面孔还多。整个公会就像公园一样!许多新进的玩家都是CTM后,没有规矩。我对他们并无好感。

CTM唯一给我印象深刻的,是几张新地图的美景、高质量的背景音乐和一些有趣的任务。这个版本我不太打RAID,一个原因是因为工作了没什么时间,还有就是经典魔兽在我心中已死,WLK之后,编造出来的故事实无法再让人有当年的激动心情了。

4.1的时候,公会组织过一次集体行为艺术。8点的时候,公会成员开始在奥格瑞玛门口组团集合。接着每个小队的队长分发变身药剂,然后大家分别变成侏儒、海盗和食人魔,排好队听着YY的指挥进主城逛街……

虽然蛋疼,但这也给无聊的CTM增添了一些乐趣。国服很少看见这番情景。

在4.1早期,那个装备还不是特别好的阶段,我去打过2周的新RAID,慕光堡垒和黑翼血环。不过并非是工会团。和我一起玩的有几个是上版本一起ICC固定团的朋友,鱼小猫也在,当我们几个重逢时,虽然时隔几个月而已,但还是按奈不住心中的激动,在副本里变熊跳舞。这是个高玩团,当年ICC能打到LK的都是高玩团,尽管不是100%的原班人马,但我们并不需要太长时间的磨合期。我们只用了2个CD就搞定了慕光堡垒,黑翼只差最后BOSS。这真是个奇迹,要知道,那时候我和个别队员身上还是有蓝装的。当时也没有多少团队是打通的。

就在我们打通慕光堡垒后不久,团长突然AFK了,应该是和鱼小猫他们一起准备去英国留学了。所以鱼小猫他们也跟着AFK了。让我感到痛心的是,在后面的一段时间里,有几次看到世界频道在刷他,骗G骗点卡。这个团长并非我ICC固定团的团长,对我来说是个新队友,我并不那么了解他。

没有了鱼小猫,和那些一起欢乐过、团灭过、悲伤过、成长过的朋友们,我感觉魔兽世界失去了很多。诺达希尔旅馆门口,看着泛着月光的湖水,这让人沉醉的美景却少了人共欣赏。团队框架上虽然有25个格子,但我知道,最后的3栏恐怕再也没用了。我还是怀念当年ICC和谐团的时光,到了CTM怎么就什么都不剩了呢?

4.1末,我发展了一个新基友加入了WOW的行列。刚开始时候,我们打算在新的服务器一起玩联盟,但发现这版本要重新玩个号,没有大号支持实在是太蛋疼了。于是我只能让他来基尔罗格开一个部落号,我好带着练。他玩了个牛头人萨满,叫做萌大牛(可能是因为我叫傻大熊的缘故)。于是,就像当年大圣带我进入WOW一样,我带着他刷本练级、给他买包包,教他游戏技巧。我仿佛看到了当年的我,和练级时候的那段时光。时过境迁,大地已经崩坏,当年一起奔跑在地图上的人,不见了;当年带我升级的人,不见了。当年的回忆,碎了一地……

整个CTM我基本都以做成就和PVP为主。ICC成就团是用来换冰龙的,这在上版本末已经有一些人做掉了,开了CTM后,如果打的来,就是碾压团。我也拿到了这迟到的黎明曙光。当然,CTM后的脑残程度我也是很清楚的,不肯听指挥的大有人在,不会打的人85级去ICC照样灭到死,当年的难度可见一斑。WLK末是我永远的痛,因为去参加公司培训的缘故,本就短命的CWLK的精彩句号都没有画全。然而,工作好找,曾经的友情和感动却只能留在截图中了。

记得大约是10月份,4.2开了,但我整个4.2都没参加过团队活动。曾经的那些人都不在了,CTM后们又难以磨合,实在是没有当年打ICC的那个兴致了。工作以后没时间参加工会活动,况且我也对CTM的副本无爱。于是我热衷于发展PVP,练了个DK小号,很快就满级了。期间参加竞技场比赛打到了1700。以前WLK的时候一直沉迷于ICC,没怎么玩过PVP,这版本算是体验够了。

4.3之后,我们有了随机团队。非常便当,却一点乐趣都没有,到处都是脑残。而且最终副本居然只有8个BOSS。不算随机,每周还只能打一次,实在没乐子。公会当然也有自己的团,我跟着打过2次。可是却怎么也找不到当年ICC时候的感觉了。

只有磨难才能让人成长,才能锻炼一个团队。上版本的25人ICC让团队成员更加了解彼此,在失败中一起成长。以前打副本的时候,想着的不是自己怎么秀操作,而是如何配合,一起跑位。而现在的CTM,灭了几把就开始互相骂娘,耍脾气退团,更有许多脑残把副本当成自己的专场秀。我不知道现在的玩家是怎么了,游戏也变的如此浮躁。

那时候,要配好一个团队是很不容易的。那时候每个职业都有唯一的不可替代的用途,不像现在,DK有战复、法师有嗜血。现在的CTM团队,在普通难度下,乌合之众也能随便撸掉死亡之翼。最终,RAID成了2小时就能搞定的便当团。

萌大牛后来跟着工会团去开荒H难度的DS了,刚开始灭的很惨,但不久以后还是撸掉了8H。这和以前HICC是不好比的。而我则没有兴趣打H难度。10人和25人的感觉两样、这版本没有DKP制度、资料片并非经典魔兽剧情,还有,最重要的,以前的朋友都不在了。

大家秀着自己的火鸟、成就坐骑,而我一点都没兴趣拿那些东西。我想起了我的第一个坐骑,一只40%速度的灰色科多兽。

那时候,快乐很简单——不是靠装备、金币、坐骑堆出来的,也不是靠随机本刷出来的,而是当你累了的时候,能坐在希尔布莱德丘陵的草坪上喝两口晨露酒的清新;当你高兴的时候,有朋友陪你去钓鱼、看海;当你回到那旧奥格瑞玛,能在邮箱里收到朋友的信件;当你失落的时候,也能找到聆听你的人。

CTM快结束了,这个版本,我的银行里又多了一样不能扔的东西:一组幸运饼干。

“珍贵的东西,就是让你舍不得丢的东西。”

这不是金币、不是装备、不是坐骑,而是几条美味风蛇,一块血玉石、一组幸运饼干。——当你看到它时,想起的不是GS,不是装等,而是一个个鲜活的人……

大地裂变了,我们熟悉的那个艾泽拉斯消失了。我们拥有了飞行在旧世界的能力,却失去了跑地图的乐趣。我们拥有了随机团,却失去了更多的朋友。我们拥有了随机小本,却忘记了去看看世界。我们拥有了组团出发,却忘记了副本有门。我们拥有了全新的主城,却再也找不回那破旧而美好的回忆。我们拥有了无数的金币、装备,却没法让好友列表里的灰色名字重新亮起。公会壮大了,但怎么也比不上以前那个,还没有这么多人的小世界。传送门少了,大多数人都被圈养在了奥格瑞玛,其他主城突然清净了。偶尔回到莫高雷,再看一眼当年出生时的地方,看看平原陆行鸟和卖科多兽的NPC,还记得当初的那份感动吗?而如今又能和谁诉说呢?

当一切都是那么快餐,就像这个急功近利的社会一样,让人感到厌烦。我心中的那个经典魔兽,已经和巫妖王一起死了。

明天国服就要开5.04了,即将首次和世界同步,我本应该感到高兴的,但没有了你们的艾泽拉斯,又该如何寻觅当年的脚印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