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次看《为什么编程是独一无二的职业》,都禁不住内心的感动和振奋,因为那正是我从事的工作。但是,渐渐的我发现,大部分程序员并不那么值得骄傲,因为我们称不上是真正意义上的"程序员"。

世界上的聪明人永远都是小部分,这个道理是不变的。大多数的人都是平庸的,这个社会也不是光凭努力就能触及理想。看看自己和周围的同事,大家都在做着相同的事——CRUD。不管怎样去做,然则,终究,还是拿现有的工具和语言CRUD了,所谓的水平高低,也只是对框架和工具的熟练度罢了。我们能称得上是程序员吗?抛开这个光鲜的幌子,其实我们和搬砖的民工是一样的——无脑重复劳动。不要拿"劳动最光荣"来蒙骗自己,这并不是一件有优越感的事情。

我一直觉得写程序和艺术有相似之处。一个真正的程序员应该像艺术家那样去创作。他们并不在意使用哪种语言,这如同音乐、美术等其他艺术形式一样,最终的造化是精神上的,而不局限于载体。然而,大部分的演奏者依靠表演为生,他们只是用现有的乐器以及别人写好的乐谱来演奏。大部分的程序员也依靠CRUD为生,他们也只是用现有的IDE和框架的API来生产软件——这并不需要多少智慧。

灵感也许就在于你能不能从重复劳动中总结经验,去探索和发展更好的方式。也许你就能成为下一个比尔盖茨。一条正确的道路应当是快乐的,然而现实却不允许你这么做。

首先,公司不是学校,没人愿意花钱让你坐在里面学习。软件公司也是公司,公司主要目地就是赢利,所以它希望员工能用最好的工具和语言尽快地生产产品,而不是坐在办公室里研究算法和新技术。所以公司面试的时候都会考察你对工具和框架的熟练度——它只希望你快点干活。尤其是我们这样的外包公司,客户可不会花钱买你学习的时间,大部分人都只想尽快完成手头的工作,不管代码有多烂,都要想方设法完成需求。并且,队友们水平参差不齐,很多时候不得不在他人的代码基础上工作,容不得你的发挥。做完一个阶段后,新的需求马上就到,根本没时间让你去重构代码——你的上司不会乐意把钱花在这上,尤其是外包这种,定制类的软件。所以,在这样的项目里工作,水平是不会提高多少的。

其次,生活的压力也早将我们的心智折磨得千疮百孔。我们呼吸着毒气,手捧被赐予的幸福,认真地挤着公交车上班,认真地消费着地沟油和三聚氰胺,还要时刻提防着老奶奶和哈密瓜。回家以后,只想好好休息一下,用游戏来逃避现实,还要忍受谷歌被重置、搜索被打断的尴尬。一个中国人,痛苦的活在这个神奇的国度,生存都是个问题,哪有闲情雅致去完成伟大理想呢?

去年7月,从嘉兴培训完的一批毕业生加入了公司,许多好学新手像吃了金克拉一样的讨论问题,尽管他们的问题有时候水得可笑。记得刚入职的时候,我也是这样,居然会因为能从事心爱的工作而感到兴奋,现在想想真是太贱了——当一切憧憬被冷酷的现实所熄灭,才认清自己所处的地位,才了解社会的分工,才知道IT行业并不是梦想中那样的崇高。

大环境已决定了大部分人终究还是碌碌无为,大部分的程序员也只是吃青春饭的码农,我们离真正意义的"程序员"越来越远。如果扔掉框架、扔掉IDE,还如何去得瑟?每天下班路上,总能在班车上和地铁上听到IT屌丝们还围在一起讨论Java、云计算、HTML……曾经我也以为自己像个科学家,和朋友们说得头头是道,期待着小白们崇拜的目光,却不知道自己其实像个小丑一样,还要被妹子们当修电脑的工人使唤。

狠狠打自己一巴掌吧!我们是时候清醒了!

看看周围,码农们加班猝死、跳楼自杀早已不是新鲜事。活着的人也要为了房子、车子和妹子奔波。而妹子们找张江男相亲基本都是因为程序员是老实人。其实这叫傻,傻到不会像一个正常人那样去生活,不会算计、不会逛马路、不会买衣服、不会浪漫。一个聪明人怎会沦落到这等处境?不过,一个老实的傻子的确要比花样美男安全的多。故曰:嫁人要嫁程序员,钱多话少死的早。这样的人有什么值得骄傲的?

现实终究还是饿了,吃掉了我们的梦想。现实中,没人在意你是谁,没人愿意陪你实现理想,他们只关心和你在一起工作能不能完成上级布置的任务。手指间流淌的代码,只能证明自己的无能。

毕业后,曾经的同学们踏上了截然不同的人生轨迹。每当同学聚会,别人带着他们未来的另一半,谈论着各自的成就和欢乐时,我们拿什么来骄傲呢?我们甚至连聊天都和别人没有共同语言,三句两句就聊到技术,然后就没有然后了。再过几年,当曾经的同学们都开始晒宝宝照片的时候,也许做码农的你还在电脑前为了Java和.NET哪个好而与基友们争论得热火朝天。

码农,并不一个值得骄傲的职业。它只是loser的象征。当高帅富在和女神暧昧的时候,码农只敢和编译器说话。当别的行业用脸皮和嘴解决问题的时候,码农只能靠大脑和双手无助的尝试。我们已经忘了自己是谁,已经在技术术语编织的美梦中错过了许多一个正常人应该体会的东西,最后还以为自己是独一无二的高尚职业,用啊Q精神为自己的loser开脱。我们不是科学家,不是艺术家。我们只是茫茫人海中沉没的一员。

也许,踏上这条道路注定就是一个错。然而回头也已经晚了。在梦中,我只看见一个疲惫的年轻人背负着灵魂的沉重,渐渐地迈向命运的终点。过去的一幕幕又开始浮现在眼前,那一次次为debug成功而欢喜、一次次为实现新功能而兴奋得彻夜难免,一次次乐此不疲的往书店跑。曾经期待着有一天努力能换得梦想……曾经的一切是多么的可笑,我不知为这些谎言付出了多少代价、放弃了多少一个正常人应该追求的东西,最后什么也没用得到。